香港归来

仔细想了想我还真对我国这几个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地区感兴趣呢,有机会还是要走的更远一点。

中秋和花花( @liuyanghejerry )去了一趟香港,这次难得的不是为了出勤而出远门(当然也去刷了一把卡啦)。之前那次去 hk 有点太仓促了,导致没能见的上 PTB 这边的朋友。

这次见到的朋友主要是阿米和 Rai ,凭着记忆讲讲(我和)这两位的故事吧。

我不是个很善于收藏回忆的人,有的时候觉得我很恋旧只是我恰好没有清理我的硬盘而已。

印象中应该是和 Rai 认识的更早一点,只是一直没有交流。说来我一开始在网上搭讪的方式很奇怪,比如一开始在 GJD 是给 花Song 发论坛短信询问他是不是和 nfopo 为同一个人(小白黑历史)。 Rai 倒是一个很自来熟的家伙,最初对她的印象是群里的鼠绘,后来就是知道她还有个属性貌似是傲娇的妹妹。在网上的回忆其实蛮单调的,大家一起在论坛水贴,群里瞎聊,偶尔换个屋顶做个任务啥的。

而后来和 Rai 有更多聊天之后大概也就是 PTB 开始消沉下来的那段时间。我已经跳了音游坑导致某位的严重不满,我也只好在群里找大概有了解的人来聊这些,而已。

说到这里,我倒是觉得对于 PTB 我反而是付出最少的那个。毕竟小火曾经负责制作模板, yy 一个人几乎承担了全部的论坛运营,而花花做了论坛的王牌那一部分,而我只是在水水水 orz  。

扯远了。说说见面之后的事情吧。虽然一见面坐下就被用正式比赛的队伍虐了一把我的通关队,还是要感谢一下 Rai 的代购。之前有在朋友圈晒图,很久很久之前,大概真的就是 Project DIVA Arcade 刚刚铺货到香港的时候,我就有拜托她帮我买到限量版的 aime 卡(后来其实发现那个卡还是蛮普遍的,当然这是后话了)。结果直到 5 年后的上个周五我才拿到手。想来还真是个怠惰的慢递呢(笑 。

Rai 是个很标准的游戏宅(某番女主既视感),感觉以后如果想跳坑或者回坑,还是要多多请教呢。

Rai 给我代购了五年的 aime 卡

Rai 给我代购了五年的 aime 卡

接下来,这次去 hk 能见到阿米我真的是觉得挺幸运的。

阿米是个气场很特殊的女生。之前有跟她一直保持联系大概也大概是我比较喜欢和这种女生聊天吧。我有点记不太清是花花先把阿米从双子那边拉来还是怎样了,反正认识大概也就是因为看到了她的图,还邀请她帮 PTB 画了很多屋顶,现在我们都一直在用。

所以无论从论坛上还是说平时的聊天里,我都觉得阿米是很重要的一个朋友。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 PTB 的屋顶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 PTB 的屋顶

通过 PTB 的礼物派送事件,我和论坛的很多人都有保持了一段书信的时间。印象中阿米应该是第二久的(第一久的是南京的负电,现在人在土澳留学),虽然都是黑历史,但是真的有给平时的日常生活带来不少乐趣。

剩下的事情其实久没有什么了,大概是因为我可能非常自我(贬义),并不会特意地去为了其他人而去培养其他的兴趣,而且阿米也是有自己的世界的一个女生(不是贬义)。大概是因为共同的爱好在减少吧。不过,我们偶尔还是会有一些在书信上的的吐槽什么的,逢年过节也是比较少的互相拜年的几个朋友之一。

有这么一帮朋友其实也挺开心的。

希望下次HK再见!

我很喜欢《日常》系列。
我很喜欢《日常》系列,还有日常中认识的大家。大家都是我平凡的日常中连续不断发生的奇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