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个人日志

点点

1

难得少有的自拍

我的女朋友有熟识的画师,所以在之前有拜托她去给我们两个的猫都做了文化衫。这一件衣服,是两人经过筛选之后选定的,原图是下面这个。

点点

刚好最近北京降温降的很厉害,正好把这件衣服摸出来穿了。衣服材质还是不错的,很暖和,但点点是不在了。


点点严格意义上说不是我的第一个宠物,但确实是养的时间最久的宠物。它是2017年3月的生日,算到去世,大概活了两年半左右。

七月京阿尼的惨案发生以来就一直没能好好写东西,之前是把好多划水的时间拿来跟进京阿尼的新闻,甚至在八月底去了一趟京都。之后又赶上公司里面的工作有些忙碌,就一直搁置了下来。也许是违背了自己生活的惯常节奏,把太多太多的精力放在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上,导致自己关注点点的精力也不那么充沛;又或许是夏秋交际天气变凉导致点点想要热热身子;再或许其实就是房子太小它想出去逛逛——总之就是这个傻猫在某个很平常的星期三的白天,把自己挂在了一个实在出不来的地方。

点点刚走的时候,隔壁发过一条微博,说“养猫如此,更何况养娃”。猫毕竟不比人,所有小孩子摸个窗台挂个窗户都是家常便饭,猫碰到自己感兴趣的狭小空间也就去探寻了。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开开心心下班回家打开门发现屋子里安静的可怕的晚上,还是觉得第一反应是这个傻x把自己卡住了在等待解救,没想到它愣是把自己憋死了。

手机里至今没有清理它的照片,甚至在当晚我还拍下了它的惨状——安详这个词确实一点都没有办法套在它身上。过去了快要半个月我也基本能够面对自己这里没有猫的现实了。所以,也就终于鼓起勇气,摸进博客里面,时隔三个月更新一下博客。

这篇文章不是养猫踩坑指南,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忏悔书。我只是想在这里讲讲我和点点的故事, 聊表纪念。 逝去的做再多也回不来了。

2

我其实算是个比较胆小的人。比如说,我虽然很喜欢看视频,但我打心底里拒绝那些死人,暴力的东西。小时候脆弱到看《炊事班的故事》,有一集洪班长减肥,剧集最后班长缩在床上吃鸡腿,我就觉得非常残忍,甚至忍不住哭了的这种。

换句话说,其实我很厌烦不可控的东西。一个人(或者动物)被其他的外力强行控制不能做一些事情,然后运气不好的还会被其他人(比如我)看到了全程或者一部分过程。当事人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就会非常难受。

而死亡,其实就相当不可控。本来我的预期是,单元门的电梯一开门我站到家门口掏钥匙,这只叫点点的傻猫就会蹿到门口,隔着不怎么样的出租房防盗门大声开始叫唤。但屋子里面非常安静。

这种场景非常少见,但之前也出现过。猫是一种有自己生物钟的动物,但如果感冒了,或者之前非常疲惫的话,偶尔也会睡过头。比如有一年过年开车带它回家,那家伙因为害怕在后备箱的豪华别墅笼子里嚎了一路。本来过年路上车就多,八个小时的路程开了十几个小时,到家第一件事儿把它搬上楼,抱它到它熟悉的猫窝里,它钻进去倒头就睡过去了,怎么拍怎么叫都不醒(但还是在呼吸的)。整整睡了有24个小时它才摸出来开始吃饭上厕所舔毛。

于是我的第一反应其实是,是不是天气变凉导致它有点感冒。它在的时候,白天我和我隔壁会把卧室门关上,把它的房间和客厅留给它(大概一共有不到50平的样子)。但它显然对于保护领土兴趣不是那么大,只会选择几个固定的地方藏身。果然在之前它常睡的地方看到了它,但是却不太对,半个猫藏在窗外,没什么声响,我们过去拉开窗子叫它也没什么反应。随着窗帘拉开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当时我们还没意识到这是什么。

我当时的反应是这傻猫把自己卡住动弹不得,然后憋时间久了失禁了。一瞬间甚至还产生了“唉又要修猫了,好贵”的想法。

然后我女朋友动作比较快,摸了一把点点。

“卧槽,点点怎么凉了。”

真特么凉了。面对疑似已经死掉的点点,我的第一反应是躲到了一旁。还是我隔壁胆子比较大,女朋友尝试没有把它解救下来之后,隔壁搬了凳子过去借力,用了好大的力气把点点从卡着的地方拽了下来。而我甚至不敢站在旁边看,隔壁说弄下来了的时候第一时间去厨房掏了黑色的大垃圾袋,把点点装了进去。

事后检查发现点点直到完全死掉都没有失禁,案发现场除了拼命挣扎破坏掉的墙和家具,它甚至连指甲都没留下。那令人不安的恶臭也只是死去多时加上夏日余温尚在产生的尸臭。

后面的剧情其实就跟点点没什么关系,只是单纯的人类在悼念了。我们一起出门,在小区的花园里找了个(自认为)没有人的角落,依山傍水,刨了一个深坑把它埋了。 因为厌恶,或者说害怕死亡。其实从把点点解救下来之后我就一直没有正面的看点点。刨坑的时候,点点就在旁边的塑料袋里,最后刨得很深,隔壁要把点点拿出来的时候,我就躲到一旁去坐着了。那时候我女朋友问我要不要跟点点说最后一句话,我也只是说了个“睡吧”。

这下点点可以安心睡了,再也不用因为晚上我没关门而睡在我床上,在我打算去睡的时候再被拎起来或者直接拍床赶出去了。

3

想了一下,可能点点跟《深夜食堂》不太兼容。具体来说,它在过它两个猫生的坎的时候,我都在看《深夜食堂》。

第一次是我们头一回领教到了宠物手术的价格。

点点出生的那会儿,我刚刚从西安到北京不到一年。也是刚刚稍稍安稳下来的时候。刚好隔壁也有想要养猫的计划,没有什么科学养猫经验的俩人在豆瓣上的宠物领养小组找了个猫主,从她那里花几百块钱接回来的。虽说是后院(自繁育)的猫,但猫主还是教会了点点认猫砂盆(虽然第一天晚上拉在我隔壁手机上了),并做了基本的免疫。

但点点不是个太省心的猫。半岁的时候,在客厅玩跳高。小不点的时候努力尝试跳到客厅嵌墙鞋柜的台子上,稍大一点就尝试通过入户门作为借力点往整个鞋柜的顶端跑。常在河边走,总要湿下鞋。攀爬能手总要面临怎么下来的问题,这个傻猫可能意识到爬上去是不对的,在我们出来看的时候匆忙往下跳,于是就把后腿给摔了。

当时大家也都没觉得是个事儿,就觉得它可能摔懵了,也没注意到它一瘸一拐的。但第二天早上就发现它没什么精神地缩在沙发上。偶尔下地就很明显的一瘸一拐了。晚上隔壁说带它去医院看看是不是伤到肉了,我就赴了《深夜食堂2》的国内首映。

华彩的电影院没信号,直到电影结束出场才看到隔壁发的一堆微信。一个电话打回去,隔壁说点点骨折了,不动手术可能会死,还说图发微信了让看一下。

后面就乏善可陈了,送去医院,取出人的医保来给猫治病这样。前前后后花了大几千和一个笼子还有若干假期,点点算是恢复了健康。

第二次就是点点的去世。它去世的前几天 Bilibili 刚买了深夜食堂,前一天的半夜,因为很久没有看的我,就去翻出了视频看剧场版和TV3。那天晚上我还拍照片发到群里:点点在跟我一起看剧。

那天晚上我是相信点点真的有陪我看《深夜食堂》的。平时点点会在我很晚没有睡,又没有赶他出去的时候,在我的床上缩成 Firefox Logo 那样的小熊猫圈的形状,而那天它是真的把脑袋放在被子上,然后在我后面盯着屏幕看。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我是愿意解读为它跟我一样羡慕那个剧集里面的世界的。

谁tm就知道它真的就去二次元了。

就本心来说,我是很不愿意把《深夜食堂》和猫的困境联系到一起的。我大学的时候有一段特别难过的时间,是朋友推荐的《深夜食堂》剧集陪我度过了那段时间。也正是因为觉得这个企划对于自己意义非凡,我甚至还一直坚持在收它的漫画和BD。

而点点,无论是在之前孤身一人来北京的日子里,还是后来遇到同样喜欢猫,也在养猫的女朋友之后,都是我非常重要的精神伴侣。点点不是个脾气很好的猫(跟我们没有好好的从幼猫时代引导有关系),甚至也不算聪明(甚至从手里叼东西也是教了很久才教会的),但它确实是能够感受到人的情绪变化,并在你难过的时候静静的卧在你身上。一个人难过的时候可能并不是需要开解,只是陪伴就够了。

很多人都觉得,猫没了再养一只就是了。但其实精神陪伴的替代没有这么简单。你和你的宠物有之前惯常的生活习惯,这些记忆就算是重新克隆的点点也不会再有了。所以我也只是偶尔去女朋友家里撸一下她家的几只猫,但自己可能很难再养一只了。

同样的,也不希望《深夜食堂》完结。虽然漫画读到现在,觉得很多故事已经非常的枯燥了,但那个故事发生的舞台,却一直是内心的一块柔软的地方。

4

点点没了之后,我下班无论是开车还是骑摩托车都会绕小区一圈,然后隔三岔五的去埋点点地方稍微站一下。做这些并不是忏悔,更多的是给自己留下一下纪念。

现在的计划是开春在小区维护绿化的时候,带一些猫草(小麦)种子过去,种在它上面。点点还是很喜欢吃猫草的,死后让猫草带它更快离去,想必它也会喜欢吧。

无神论者,是不相信有什么返魂什么的。何况,这个把自己卡住的傻猫,还是早点成佛然后投胎吧。

然后,如果能记得曾经活过这两年多的话,更加小心,并且快乐地过下去吧。

睡吧,点点。

服务器再搬家

昨天刚好是7月13号,距离我把主服务器从 sakura vps 迁出刚好整一年。这一年里我使用的是论坛成员推荐的海星云服务器。虽然存在比较大的丢包情况,但在七牛 cdn 的加成下总体也还算比较平稳。但在上个月,因为备案失效而被迫从中国大陆地区迁出的口袋维基迁移到这台服务器的时候,每个月 1TB 的流量配额就显得特别捉襟见肘了。

VPS 6月流量总图

为此,我还特意把剩余的几个月加钱升级了高配,就为了多买一点流量。临近一年整,靠升配续命终归不是正道,于是服务器再次搬家就成为了一个议题。

这不,好容易有个闲暇时间,赶紧把家搬了。

这次选用的是 Wenjing network 旗下的 HostKVM 。看 IP 分配,感觉跟之前海星在同一个机房,但丢包情况得到了不少改善。按照老规矩,观察几天,看看情况。

二〇一九年三月

发现已经三个月没有更新博客了。过去的这三个月发生了好多事情,让我意识到能够一直保持愤怒和好奇心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不知道是年龄大了还是事情真的太多,“精力有限”的感觉真的是一直在围绕着我。这种状态让我感到很不舒服,我需要尽快的调整一下自己了。

从15年误打误撞开始做 maimai 的魔改以来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到我甚至都很久没有放精力在这上面了。但是还是稍微做了些事情在上面。最近可以拿的出来的是我开始出售主机的替代硬盘。这也算是唯一的相对比较合法的东西。

SSD for Ringseries.点击这里可以去购买

而对于我个人来说,一月年前很忙,二月过年回来就搬家,三月份一抬头也已经过去了一大半儿了。人是越来越忙,但是碌碌无为的感觉却又越来越明晰。因为合租的家伙买了辆车,我家也基本达到了人均一辆车的水平。而我最近已经开始选择摩托车通勤了。如果算上摩托车的话人均大于一辆车,也可以说是北京高端通勤人群了。

我的通勤车,铃木 GSX250r

三月是我司的晋升季,虽然天天在完成日常工作之外还要去准备各种材料,但也不是完全埋在工作里面的。比如这个:https://post.smzdm.com/p/akmrxplk/ ,是我国一些伟大骗子制造的电子垃圾。虽说是电子垃圾,但是只要足够便宜,那就可以买回来玩一下。是的,我也跟风买了一台。昨晚拆了一下,把不能用的部分拆下来装了个台式机,准备找个机会处理掉,机箱打算上一套 itx 来跑 nas 。垃圾还没收全,那就先放几张图作为预告吧。

我收的这台成色相当不错,主板甚至一点灰尘都没有。已经跟其他的淘汰垃圾装好了。

嗯,希望讲这篇的文章不会拖太久~

新年快乐

首先肯定是跟风,平成年还有三个小时多一点就要过去了。不过当然更重要的还是,2019,新年好。

大家都是怎么过新年的呢?我的朋友圈里面有人在 C95 现场,有的人在家宅着看红白歌会,也有人出门去机厅出勤开开心心打着自己喜欢的机。而我,摸回家带了一大堆东西,现在窝在小学就坐着的老板台上写着这篇文章。

哈,打算明天摸上家里的风霜回帝都啦。

小时候对新年,特别是对游戏里的新年的印象,大部分是来自于牧场物语矿石镇的。新年的时候在电视里跟女神猜拳,然后风尘仆仆地去跟镇上的姑娘们还有其他村民聊天。现在想想真是理想中的生活了。但是人大了不能只有游戏,还是得努力的向前奔。

至于中二时候的那些想法?嗯,还记着呢。

翻了一下博客的草稿,有一篇在年初的时候写就的草稿。 2017 年真的是很丧,有一些不太成功的尝试,也有些不太顺利的工作。而印象中的今年刚转过年来的时候,真的是让我感觉要了命了。

娱乐圈 rapper 刚被封杀,然后政治上也有些让人觉得很难接受的调整。说着用爱发电的哔哩哔哩也上市了。

一年过去,“很糟糕”的感觉几乎变成常态了。工作消耗了绝大部分精力之后,剩下不多的时间里的大部分也被碎片化阅读给占用了。碎片化的阅读(微博、微信)给我带来了绝大部分新的知识和资讯,同时也让业余时间规划变得非常的不好。

但是,时代变化了,人总也要跟着变化。大狗老师从纸媒转到新媒体写作后,在机核上也连续发表了多篇文章。这里面我也试着讲了我的故事,谢谢大狗老师,也谢谢提供这些渠道的人。

碎片时间占用了大块,读书结果就非常惨不忍睹了。朋友圈的大佬有人去年阅读了 52 本书,而我,纸书只看过五本,其中有三本是漫画。说到漫画了就稍微介绍一下吧。从大学时候开始入坑的日剧《深夜食堂》,原作漫画也继续买齐了。今年的十一长假把很久没读的 18、19、20 三卷买回来读完了。

剩下的两本书是王小波的《爱你就像爱生命》 和 《传统相声集》 。公司小组内搞了读书分享会,但是一次之后就没能继续了。因为每个人分享自己的内容时间都很久,那天有事先走了,听说最后其他人十一点多才散会。希望明年能多一点时间读读书。

说到读书,我报名了公司的在职研究生项目,估计书更多的会是课本吧,哈哈。

其他的,更多的还是积淀。毕竟刚刚跳槽一年,碰上不好的大环境,真的是让人非常难受。希望明年,嗯,能稍微好一点点吧。

最后,还是要再说一次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请屏幕前的你多多指教。

近况和Natsu.APP

自打 WordPress 升级编辑器为 Gutenberg 之后,我就一直懒着没有写新的文章。也加上最近确实比较忙。

先从最近的开始说吧。海底光缆好像又出事儿了。博客和论坛所在的这台东京服务器闪断的问题一直没有特别好的缓解,感觉明年或多或少肯定还要再折腾一下。

稍远一点,沙特在美帝又一次准备收拾我国的时候干了一件刷新大家下限的事情。无论当事人多不是人,这种玩法是违反所有人的共识的。当然,前提是大家的共识是同一件事。如果有人对这个有异议,那就可以不用聊了。

再稍远一点,大狗老师因为我的《番禺游记》通过邮件联系上了我。聊了很多,感谢大狗老师为我们这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玩家留下了记录。更多的不能再说了,等待更多的新情报吧。

更远一点,是中秋节。潍坊的舞萌maimai 机台坏掉了。具体来说的话是机器里面的两台 LG 液晶显示器坏掉了——背光挂了。潍坊的这台机器是最早的一批精文世嘉机器,屏幕的型号是 LC420EUN 。如果在阅读文章的您也需要维修的话,欢迎您给我发邮件。我会尽我的可能来帮助您。

我只买了灯条,剩下的还是皇家的机修操作的。

再远一点,在公司内部遇到了不少感兴趣的同好,大家约定了在上周末进行了一次聚餐。喜欢大家。

(这个是不可能有图的www)

闲白的最后,是已经咕咕咕掉的8月本来要写的东西。潍坊的太鼓达人14街机坏掉了。

潍坊的 太鼓达人14
潍坊的太鼓达人14机器

这台机器是我用一些资源交换的手段换来的,因为是复制版所以质量就不是很好。委托在潍坊的朋友发了个快递过来。顺便看了一下 SYSTEM256 的复制。

想起来三年前跟老外聊天,老外表示2010年的时候就已经完全解密了 System256 。

买了适宜的编程器和储存芯片,却被 Block 在了自己不会拆装储存芯片。只有这种时候才有点后悔自己没有学相关的专业。

硬盘的复制倒是比较轻松,直接在命令行下用 dd 即可。不过失败的尝试是使用 TF-IDE 和 SATA-IDE 都失败了,看上去很难给 System256 使用新一点的储存设备了。

闲白完了,现在可以聊聊 natsu.app 了。我是个小城孩子,潍坊城不大,但是好在市面比较平和。所以虽然不像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孩子那样有非常丰富的上山下水的经历,但是赶上了小城开发的我也在各种保留了7、80年代风貌的改造场地获得了自己的乐趣。

山东毕竟还算是北方(虽然近几年我才知道山东是算华东的),所以冬天蛮冷的一般也不怎么出去玩,最多就是在大院里玩玩雪。所以更多有意思的回忆还是夏天。最多最多的印象是一台金凤牌的电扇。从小用到大,好像现在还是可以继续使用的。

找到了类似型号的同牌子电扇说明书,但是我家那个稍微高级一点,可以上下摇摆,框子周围还有一圈彩色的灯。

但是,更多的还是怀念那种无所事事的夏天。不过这张想象中的图跟小时候的真实场景倒是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前段时间 Google 开放 .app 后缀注册,我顺手买到了 natsu.app 。虽然作为一个喜欢水君的家伙应该爱屋及乌地喜欢冬天,但是冬天更多的是带着人情味儿的回忆。夏天则是真的是没心没肺的记忆。于是就拜托 @FeiyaZ 鸭子老师帮我画了一下这张图。

构图是我想的,不过动笔完全是鸭子老师的。稍微拆了一下图层用 svg.js 做了一下动画,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纪念了吧。

如果以后开家店,就以这个为基础起名吧。毕竟最早想到的 hanabi (烟花)的名字,总有一种转瞬即逝的短命感,哈哈。

UGC 和街机音乐游戏

2011 年下半年我升入了大学。在高中被压抑了几年的打太鼓的兴趣被解放出来。
那会儿的互联网已经比较发达了。虽然还是 Web2.0 初期,但是人们已经热衷于把各种线下的情报搬到线上。
比如说,大型游戏机爱好者异地出勤(在外地去当地的游戏机厅)的时候,需要的位置信息。
当时,我们也做了一个用户主动发布记录的游戏厅位置记录网站,叫做“太鼓太鼓”。
基于ThinkPHP 3.0 做的。
啊,ThinkPHP 3.0 已经是 6 年前的事情了吗?

源代码:https://github.com/Woodu/taiko.tk

在同时期,除了贴吧、人人网等公开的信息渠道之外,还有诸如中国太鼓联盟论坛(cntaiko,已关站)等一大批基于已有程序的网站。
刚刚举的这些例子分别是几种不同的 UCG 平台,以“太鼓太鼓”为代表的程序,包括通过 mediawiki 等 wiki 建站程序建立的情报网站,是单纯的信息交换平台,这类网站没有任何社交属性,只是单纯的提供各地游戏机厅分布信息等的储存和展示。而人人网(当时)提供的公共主页之类的更类似于现在的微博金V 号,由管理者人工筛选一些跟主题相关的话题(比如游戏内容、游戏新情报或者单纯的地区交友贴),然后发动成员(会员)进行交流。

至于贴吧、 cntaiko 之类的论坛(公告板)性质的网站,其存在的社交性质是最浓厚的。这类平台是大部分玩家进行游戏外交流的主要途径。当然,除了贴吧之外的其他论坛更多的是以“大神分享——玩家讨论大神分享”为主要内容。直到今天的 BEMANICN 、 sows 等论坛,也是同样的模式,只不过现在的“大神”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了。

上面所说的这些渠道所存在的核心价值,在于其本身能提供的信息价值能否保证会员持续留存。比如说 wiki ,里面的信息是否及时和准确,如果是作为参与者能否获得满足其需要的回报(论坛积分),再比如 BEMANICN 和 sows 提供的积分和积分所可以换取的服务(网络服务、游戏程序资源)。

并不是说论坛到现在为止就彻底失去了其意义,只是人们讨论非资源相关的吹水活动已经不可逆转地转移到了更方便发言和更难以追踪的即时通讯工具上了。

到了新时期 ( 2012 年之后 ) ,经历过论坛关站潮和贴吧清理之后,很多玩家,特别是以地区为划分的区域性玩家群体已经转为相对比较封闭的 QQ 群等方式进行日常的交流。这种方式让玩家们之间有了明确的界限,玩家之间的阶层划分变得更加明确。此时,玩家主要的交流也从简单的游戏信息交流转变成了以游戏为主题的综合社交。

由此可见,玩家之间,特别是同时期的玩家之间逐渐由公开转变为封闭社交。这带来的结果就是新、旧玩家之间的信息交流进一步割裂。除此之外,因为“熟人效应”,新玩家,特别是水平不够高或者跟老玩家认知不同的玩法的新玩家更容易遭到老玩家的排斥和抵触(舞萌游戏机“拆机”(游玩时比较用力导致机器损耗程度变快的玩法)事件、乐动魔方圈插队吵架,等等),甚至是群起而攻之。这也导致很多玩家“拒绝混圈”。

另一方面,在大型游戏机的老家日本,因为新款的游戏机台已经逐渐网游化,之前很多民间维护的信息已经由官方信息进行了取代。比如世嘉社的 maimai 和 chunithm 在 Aime.net 上都可以很方便地查找到每一台机器的所在地,这也使得最初很多民间维护的网站失去了意义。所以很多地区交流的玩家转为了直接从官方的网站分享自己的游玩记录,这也使得一些玩家间的交流变成了单纯的游戏记录分享。

梳理清楚这条脉络之后,我们也要认识到,每个人对于同一个事物的认知是有先后的。以《太鼓达人》为例,虽然目前大陆通行的太鼓达人街机依然以 10 年前的《太鼓达人 12 亚洲版》为主,依然有新的玩家进入并参与讨论。这本身是街机游戏的性质所致,即游戏本身玩法确定,以总参与人数胜过服务某一批特定玩家。其原因是街机机台本身是摆放在公共空间的,公共主页、群等作为在其之上派生出的交流渠道不可能覆盖每一个游戏机台的玩家。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每个在这些交流渠道上产生的内容它们的价值又在哪里呢?

我认为,价值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游戏玩家确实需要一定程度的游戏外社交。大型游戏街机发展几十年,早于家用机一辈,从出现在公共场所(游戏机厅)的第一天开始,就承载了一定的社交角色。从最早的游戏机房内的社交,转变到至今的网络刷卡,在线对战,不变的核心仍然是其保留的竞技性。竞技性促使玩家投入更多的金钱(游戏币)来精进自己的技术,从而获得其他玩家的对自己的认可。这期间增加的花费也是大型游戏机设计的本意。

当然,这里面不包含给庄家送钱的垃圾赌博机。

第二,用户(游戏玩家)产生的内容可以作为游戏运营的参考。虽然整个日系游戏机已经完全退出中国市场,通过华立等代理商来进行运营,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最初舞萌的官方运营微博——精文世嘉舞萌maimai 官方账号确实在微博上作为一个活跃度很高的存在来让各地玩家感受到游戏官方的运营诚意。即使精文世嘉已经结束运营这么多年,通过海外渠道传播进来的同款游戏的情报,也让 maimai 成为了国内为数不多的活跃且广泛的音乐游戏。

简单整理之后不难发现,一款游戏里,它们的受众是如何反馈自己从游戏处获得的信息,可以决定一款游戏的传播广度与深度。假如中国的大型游戏机市场还有第二春的话,我很期待新入局的人是怎么经营用户生产数据的。

好起来了,但是总体还是药丸的


手机啥的,直接去链接看吧。
本家 B站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8900448
uru B站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9275475/
本家 nico 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32659903
uru nico https://t.co/yfH6QPTGKF

哇哦。这首歌真的是中毒。
昨天黑兔翻唱 3 分钟之后就搬到 b 站了。之前还专门给黑兔发过邮件问有没有兴趣来自己投,可惜有版权的顾虑。
那就只好自己搬了。
看歌词都有点想哭了。2018 年了,还有人在给 miku 写曲子,还写得不错。

你们爱玩不玩,反正这个东西还是有人在关注的。
因为有资本流入,试图从中盈利,盈利不好就唱衰说没人看,
fuck you all.

昨天和朋友吃饭,聊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一月番有个人类古兰经,也就是大名鼎鼎的 pop子和 pipi美 。我刚看到这个番的时候是绝望的,原因也很简单。一个玩梗番没有人科普梗,这个月没有能撑得起整个业界的番,只有吐槽番能独挡天下。
哦?国家队和京紫?呵呵。
不过有这么一个可以吐槽的点真的挺厉害的。在我国的传统氛围下,吐槽这件事情是大忌,需要去和本家进行无尽的沟通,需要注意尺度,等等。
我觉得啥时候能玩梗到随手拈来,就真的文化自信了。
毕竟我们连梁欢秀都要干掉。我并不是百分百赞同梁欢的说法,但是并不能因为这个人说话而抹杀掉。
就跟用公权力封杀 PGone 是一样的。 PGone 百分百是个傻逼,但是动用公权力干掉了一个你不喜欢的人,另外的人就可能动用公权力干掉你喜欢的人或东西。
所以,请允许我对举报国家队的那个或者那群傻逼说一声
fuck you all.

虽然刚刚吹了一波日本动漫,但是总体来说,因为平成的废物们,太君的这个产业还是药丸的。
毕竟,有钱的人开始把重点放到他们自己国家的动漫产业里面了。
反正我不看,毕竟一是没钱,二是,真尼玛什么狗屁玩意儿。

nginx前端代理导致nginx暴露监听端口问题解决

其实我还是挺想吐槽一下我国的网络管理制度的。一刀切的政策导致很多爱好者交流的地方直接就毁灭于无形之中了。比如说中华相声网,再比如更多名声更小的论坛。

中华相声网

其实这个事情很简单,在我国开论坛需要企业资质+24小时值守,这两条我我们很多爱好者性质的论坛就完全没戏。
当然有些论坛我不知道是怎么备过案的,比如某新生代,再比如某吧

算了,不扯非技术,来聊聊应付这一规定中间的一些技术难题吧。

就在前两天,我们伟大的电信网络开启了前所未有的海外网站白名单制度。不仅是在黑名单上的网站、 IP 无法访问,其他的未进行白名单备案的服务器和 IP 也只能有限的访问 22 80 443 这几个端口(经过实测有些灰色 IP 比如本机甚至只能访问 443 端口)。这就逼着我把拖延症拖了快一年的全站升级 https 的事情放上议程。

经过花花的推荐,我选择了 Caddy 对 Nginx 外面包裹一层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小课堂:
Caddy是个用 Go 语言开发的轻量级 http 服务器,特点是内置了全自动续命 续期的 Let’s Encrypt 服务。而后者是有效期较短的免费 https 证书服务,旨在进一步提高互联网的安全等级,最重要的还是免费。

于是按照教程写了一万个 redirect 和 https 域名适配,之后发现一个很严重的 bug 。

根据这位仁兄博客的说法,具体的问题是:

但是访问子目录时,除非在子目录后面再加一条“/”,否则就会遇到网址自动重定向至Nginx监听的端口。假设你Nginx站点监听的端口是123,你本来访问的地址是http://domain.com/wp-admin,会自动重定向至http://domain.com:123/wp-admin

这位仁兄当然也给出了解决方案,也就是在 nginx 的 http 段增加配置:

port_in_redirect off;

然而在本机未生效。后来发现是 nginx 版本过低。具体的发现过程如下:

阅读 nginx 官方文档对这个参数的定义

http://nginx.org/en/docs/http/ngx_http_core_module.html#port_in_redirect

然后查看其关联指令absolute_redirect ,发现版本是1.90。
于是怒升1.8到1.12.2(上周刚发布的),搞定。